Monday, November 9, 2015

未成年 - 大学篇之理辅

在某次与大学活动中认识的朋友的聚会里,有人问,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加入这个学会吗?

我大学最主要参加的一个社团叫做理大升学辅导组,简称理辅。
这是一个非常有社会意义的学会小组(屁啦!),我们旨在引导那些即将从中学毕业却对未来不知所措的迷途羔羊回归正途(最好是)。
一般的活动就是收集海量的资料、办热线及网上质询服务,并积极培训专业主讲人,然后到中学去给迷途羔羊一些激励人心的讲座。
据统计,两年来我们大概帮助了两位学生。
然后剩下的时间就是彩排戏剧、舞蹈、歌唱、拍摄MV、录制短片等等之类的,而且我还上了电视新闻哦。(所以到底是做什么的??)

说真的,加入这个什么理辅的这件事本身就是个莫名其妙的事。大学里听起来看起来有趣的社团那么多。想当年我也曾经向往我自己觉得会很适合我的辩论社。不然击剑社好像也很帅似的。再不然下乡服务团也感觉一整个有意义到不行。
但是,结果,偏偏,就耗了两年在理辅了…

当然,如果问有何收获,那自然就是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因为有你们,这个听名字就知道很无聊的社团也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

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加入这个学会吗?
不会。

Friday, May 29, 2015

五年之约

五年前,在我大学临毕业前,曾经写了一篇文:

=====================================+=======================


勇壮、兴匡、志恒、志振、Steven、伟华、Alex、家强、贻晶、Vincent、廉豪、志舜、碧兰、岫忆、博文、启昌、燕莹、琪淞、素婷、蓉芳、韵慧、志豪、佳辉、凤仪、尔祥、锦豪、家仪、凯欣、祖健、杉洲、立城、文荐、宁康、志坚、凤音、晓婷、燕婷、钊伊、伟豪、昭庆、凯欣、朝帆、Nantini、荣华、晓蔚、Ibrahim、绣凌、艳芬、来庆、秀婷、美婷、丰胜、紫梅、振宁、Mary、婉婷、慧杨、子辉、玉琴、竞伟、sing chowapple、芷伶、frankiekim siang、永胜、佳颖、富铭、柔涵、沛吟、天杰、慧文、雪梅、健椿、雪招、智祥、燕玲、美仪、晓慧、surene、明俊、Essie、伟智、Marilyn、芳仪、爱丽丝、嘉雯。

来了大学三年,如今也快要说再见了。以上87位是有他们的电话号码的朋友(排名不分先后,以相识时间顺序为准。当然也不是很准,大概就好啦~ )。58位同届、14位学长或学姐、15位学弟或学妹。47个男,40个女……好可悲啊!为什么我在男女比率接近1:3的USM总校里,还会男生电话号码多过女生的!?这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啊!?

87个电话号码,相信对很多人来说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而已吧~毕竟我也不是那么擅于交际。严格说起来,就是宅男一个。而且偶尔我也会删除些看不顺眼的号码。 

87个电话号码中,有些是因为活动需要 、有些是因为功课需要、有些则是因为社交礼仪需要。所谓社交礼仪嘛~也就是意思意思交换个相信一辈子也不会联络的号码。

试过看着通讯录里的一个名字一个号码,却完全想不起这条水到底是谁吗? 

活动结束了、当功课交了、当离开了社交场合,很多号码也就这样子,或冷冻、或尘封,而被遗忘在了电话里的某一内存地址。以现在的技术,电话记忆体容量已不是什么问题。要储存数百个甚至上千个电话号码也没有问题。这也就导致了很多人的电话里头有很多没用的电话号码。

看哪一天得空,想要过滤过滤以上的名单,删掉真的无所谓了的电话号码。而剩下来的,许自己一个承诺,我一定会传个问候简讯给这些人。不为什么,只因为我真的在乎并珍惜你们曾给过我的回忆。

==============================================================

如我五年前写过的一样,这里的87个名字,其实还真有一些我看着名字却想不起到底是谁来着了。 不过我不会觉得惭愧的,想必有些人也早已不知道“振翔”是哪条毛了。

想来也是时候兑现自己当初的诺言了。
以上的人,如果你在临近的将来收到我的问候,请不要担心,保证不向你推销任何东西。
没有收到我的问候的人,也不要失望,想来你也应该不会有我现在的电话号码了,我们下辈子有缘再相遇。


题外话: 电话内存数十至上百的电话号码!?五年前我到底有多落后啊!?

Sunday, February 15, 2015

未成年 - 学校假期

我的第一篇未成年系列(其实总共也就写过四篇而已)的开头“二十二岁了,告别了学生生涯也两个多月了”,如今看来又是一番感慨。

未成年系列:
未成年-前言未成年-幼稚园篇未成年-小学篇未成年

二十七岁了,每隔几年再看回以前写过的东西,重温着所经历过的一切,或不胜唏嘘、或淡然一笑。今天的我们是否过得比以前更好?

小时候,一年里有两个最为重要的假期:年终假期及新年假期。
年终假期意味着一年以来学习的结束。大考落幕,把一切都抛开,明年的课业明年再算。
新年假期对小孩来说就很简单:就红包嘛!
这么多年以来,我家始终作为一个堡垒、一个聚集地,扮演着让在各地的亲戚过年过节时团聚的家。假期结束时,有些小孩甚至还会流泪告别。


年关将至,那天午餐时与同事聊起了童年的新年: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新年,或者说城市与乡下的新年。
犹记在那烟火炮竹还没被禁的童年,每每新年临近,爸爸妈妈就会带我们到一间黑店(欸?)里采购烟花炮竹。那个年纪的我们,看到满店的烟花炮竹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买了一箱各类的炮竹回家之后就开始分赃,按年龄资格的不同也会分到火力各异的武器。

如今,那个时候的我们都长大了。当时的小屁孩,现在有些都当爸妈了。
接下来的一代,如同这么多年以来它所给予我们的, 新年又是否还会赋予他们相同的意义?


题外话:
话说跟同事们聊起了童年游戏,我们聊到了跳飞机(还是跳格子跳什么的因地方而异)。
其中一个新加坡的同事:跳飞机?什么来的?不知道欸。
我们有点惊讶。然后有人Google了跳飞机的照片给她看。
“哦!这个是吗?Hopscotch 嘛~”
噢!原来人家玩的是国际版的...

Wednesday, January 21, 2015

人在新加坡 之 我换工啦!

好啦,其实“新工作”已经开始三 个多月了......
部落格尘封了一年,2015新的一年还是让它出来晒一晒太阳吧。

过去的两份工作我都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虽说公司规模不大(第一份工我加入是时公司就五个人,第二份少过三十人),也好像没什么赚钱,但却有很好的上司及同事,没什么职场政治纠纷,跟客户关系也还过得去,工作其实还蛮愉快的。
而这一份“新工作”看来也继承了我上两份工作的优良基因。而最最重要的是有免费伙食提供啦!

上一篇2014第一炮(也是最后一炮)写到我的2014年首要目标就是减少我的伙食开销。
看来我已经达成了:
 2013: S$ 537.83
 2014: S$ 406.74 (-24.37%)

换工后的10-12月平均开销甚至达到历史新低,闭市报$375。可谓成绩标青,可喜可贺啊!


话说昨天通过公司拿到了《猫》音乐剧的门票,看着一群猫在那里跳来跳去载歌载舞。
就算故事是用说的,凭我的英语造诣也很难完全明白,更何况是唱的?
而因为事前忘了做功课,如果没有wikipedia,我能够阐述的内容大概就是:

有一只不懂叫什么Jellybean 的猫很开兴的在唱歌跳舞,然后有两只不懂叫什么Jellybean 的猫也很开兴的在唱歌跳舞,之后又有一群不懂叫什么Jellybean 的猫儿们大家都很开兴的在唱歌跳舞,接着有一只看起来就知道是长老猫的猫出来继续很开心的唱歌跳舞。
后来有一只猫儿们都不喜欢的猫跑出来很伤心的唱歌跳舞。
最后猫儿们都不喜欢的猫被猫儿们原谅接纳了,然后猫儿们都不喜欢的猫就被长老猫选中去投胎啦! (诶!?)

~THE END~

最后附上一曲 Memory:

Saturday, January 4, 2014

人在新加坡 之 2014第一炮!

距离上一篇,已经半年了。
新的一年了还是意思意思写一篇吧~

自从开始开工作了之后,就习惯了把每一天的开销都记录起来。不知不觉的,从2010年8月开始至今都三年多了。想当年我在大学的时候也有尝试要每天记录花费,还委托了我的某个housemate顺便帮我记录(她自己有记录的习惯)。不过都是不了了之的。
果然还是要开始自己赚钱讨生活以后才会对这种事上心。

所以呢,在这个2014年刚开始之际,就拿了以前的记录做了个小小的统计。
首先,新加坡最恐怖的房租,从做工以来一共支出S$17600 (~RM45000)... 而且换来的只是一个4.4平方米的小小鸟笼啊!!!

民以食为天,日常开销占大比例之一的三餐也有点惊人。 一共支出S$19075(~RM48800)。这一点有需要反省一下了。
因为从2010年的每月平均开销开始:
 2010: S$ 323.40
 2011: S$ 410.75 (+27.01%)
 2012: S$ 506.28 (+23.25%)
 2013: S$ 537.83 (+6.23%)

 2013年的每月平均开销竟然是2010年的166%!
T_T
好吧,今年首要目标就是把伙食费降低了。
好啦,暂时就这个目标好了。其它的2015年再说咯~
拜拜~

Tuesday, July 30, 2013

随笔

今天一大早,还在床上滚着时,就收到一个噩耗。
我中六时的一个朋友因病去世了。
看了看他的面子书,才发现原来早在之前他就有些健康问题了。
对于我没有更早的发现,我感到惭愧。
科技不是应该让人更贴近的吗?
对不起,安息吧,我亲爱的朋友。

午餐时,teamlead 突然问我:
“你知道为什么我上个星期六没有去公司吗?”
“哦?”
“我老婆怀孕了。我带我老婆去复诊。”
哈哈~ 之前不是说不想那么早有孩子的吗?
恭喜啦~

喜讯、噩耗,交错而织所谱出的人生
或许无力拒绝哀伤   却能深深拥抱喜悦

Tuesday, April 30, 2013

人在新加坡 之 最浪漫的事



她,像个小孩似的走在我前方。走走、跳跳、转着圈、哼着歌,看起来很轻松,心情很不错。
而我手心冒着汗,呼吸有点喘,心跳有些紊乱。
那种不断地深呼吸,仿佛想要把方圆五米之内的氧气全数吸入的感觉。我上一次那么地紧张,应该是在小学时第一次上台演讲的时候了。

“死就死!被拒绝就拒绝!男人老狗的,怕什么!?”我自我催眠着。

===============================================================

她是我在WeChat上认识的。
我捡了她仍的漂流瓶。
思乡的夜。来自新加坡。

也是个游子吗?我忍不住回复了她。
很巧地,她竟然也来自马六甲。

我们谈着马六甲的一切,学校、食物、景点,……
我们抱怨着过多的游客造成市区的拥挤,我们怀念着那埋藏在古老后巷里的美食。
仿佛古城的倩影就在我们伸手可及之处……

聊着聊着,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

“你有话要跟我说?”她冷不防地转过身子,一边缓慢地倒退着走,一边睁大了眼问我。
我心跳漏了一拍。
“你…………来新加坡也蛮久了吧?”我慌张了。
“呵呵~你在说什么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是都两年多了吗?”她轻轻打了下我的手臂。
“哈哈。我都快三年了。” 我语无伦次了。
“呵呵~你就只是想跟我说这些?”她又转过身,走在我前面,头也不回地说着。
我看着她的背影。
“死就死!被拒绝就拒绝!男人老狗的,怕什么!?”
我从她身后慢慢牵起她的手,她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子,面对着我。

我吸了口气,铁了心。

“我们一起回家投票吧。”我说。
她看着我,眼里泛着粼粼泪光。
“好。”
我轻轻的拥抱着她。我们看着彼岸,我们国家的万家灯火近在咫尺,闪烁着那更美好的明天。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不是我们一起慢慢变老,而是我们一起回家投票。

Friday, October 26, 2012

巴厘岛末日求婚大作战



不要紧张,不是我求婚。

不得不说,这巴厘之旅的参与者是有点乱七八糟的。有朋友、有朋友的朋友、有朋友的女友、有朋友的女友的妹妹、有朋友的女友的阿姨、有朋友的亲戚、有朋友的亲戚的女友、有朋友的女友的朋友的朋友。
而跟我同房的一个男生,也是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
在去巴厘之旅前,有个朋友说想在那儿求婚。他筹备了多久我不晓得。只知道当天就是要做幕后工作人员了。(其实事后我们发现,那白痴早就已经被他女友看穿他的意图了。@#%$#%*&!

在这之前,我们全部人都知道了他将会求婚的细节,除了他的女友(废话)、他的女友的妹妹、他的女友的阿姨及他的女友的朋友的朋友(就跟我同房的那个啦。)
结果,我就变成了传信者,要把消息带给还不知情的人。

首先,要告诉跟我同房的男生。
犹记得那一晚,登记了住宿的地方之后。我跟他进入了我们的房间。
他坐在床上,我轻轻把房门关上,拉上了木门栓(还真的是用那种传统的木门栓……)。
“我想跟你说件事。”我以温柔的语气做了这么一个开头。
好啦,对不起。我希望你没被没吓倒啦。别担心,我是喜欢女生的。

之后,是朋友的女友的妹妹。
机缘巧合之下,朋友的女友要我陪她妹妹出去买个面包。
“我跟你说件事。”在路途上,我轻声说道。
好啦,对不起啦!我想我又吓倒人了。

再之后,是朋友的女友的阿姨。
这就交给他的妹妹去转告吧。我对阿姨没兴趣。 XD

那一晚,他说会借故约她出去,再让我们进入他的房间做准备。
“喂!惨咯!她好像知道了哩!她一直在那边选比较美丽的衣服穿哩!”在他离开房间前,跟我们如此说道。
知道你也没办法了。骑虎难下,计划还是得执行下去了。

他离开了房间,我们把事先在隔壁房吹好的整千粒心形气球搬去他的房间开始布置。
把气球粘在墙壁上,把他准备好的照片粘满了房间,又把刚刚在酒店门口外拾的花瓣撒在地上。然后开始设置摄像镜头,稍微预演了等会儿会发生的事。然后,一些朋友就不懂发什么神经开始紧张起来。

接着,打了通电话给男主角,说我们准备好了。男主角竟然开始结巴了...

然后,我们的末日求婚大作战开始了。

video